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新闻
诗画寻芳│青梅如豆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6-15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马洪萌 

 

  “小麦青青梅正黄,连山雾雨湿溪乡。” 读完这句诗,你是否已经口舌生津了呢?四月春去,五月夏来,江南梅雨霏霏,又到了绿树摘青梅,红泥尝煮酒的时节了。

  梅树的果实古称梅实,未成熟时颜色青翠称青梅,成熟时颜色金黄称黄梅。中国人食用梅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夏商周时期,《尚书》中就有“盐梅和羹”的说法,在醋出现以前,梅子是人们获取酸味的主要食材。西汉《淮南子》中也有“百梅足以为百人酸”的谚语。

 

  梅树在三春花树中结实最早,仲春结子,立夏可食。春分、清明时青梅如豆,“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立夏前后梅子大如“弹丸”,就可以摘下食用了,“折尽荼蘼,尚留得、一分春色。还记取、青梅如弹,共伊同摘。”归隐的辛弃疾回忆起少年的温馨时光,也会因春去感慨离别有闲愁。

 

  青梅在文学中出现始于《诗经》,“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先秦也有恨嫁的姑娘,梅子青青时,姑娘说,想娶我的青年啊,请不要耽误良辰。“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等到梅子黄熟落地,姑娘还没有等来求亲的人,只好继续疾呼,让青年赶快开口莫再迟疑。

 

丰子恺漫画 

  热情的女子以梅为“媒”,委婉求爱,一曲《摽有梅》,让青梅与爱情有了不解之缘。后来李白在《长干行》中写,“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短短两句就把稚子追逐嬉戏,天真无忧的画面写出来了,留下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两个成语,念起如咬一口青梅,微微酸,又微微甜,就是爱情最初的模样。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天真活泼的大家闺秀,刚从花园打秋千回来,看到外客,含羞带怯,却不舍离开,倚着门边回头探看,还要装作嗅青梅。来人定是一位翩翩少年郎,才能让情窦初开的李清照留步。元代胡天游《续丽人行》中写“浓蛾扫翠誇时妆,青梅如豆悬钗梁。含羞避客依垂杨,绿条花貌相掩映。”就是化用其情景,可见妙龄少女回首嗅青梅的情景给人们留下了美妙而深刻的印象。

  在中国古代文学中,青梅除了竹马,和酒最为般配。南北朝时期人们就开始以青梅佐酒。南朝刘宋诗人鲍照诗中写“忆昔好饮酒,素盘进青梅”,十分风雅。随着经济文化中心的不断南移,到了宋代,青梅家常易得,自带乡野气息,迎合了宋代文人追求简朴自然的品味,以青梅下酒逐渐成为时令风俗。板正如司马光也在《看花四绝句》中说“手摘青梅供案酒,何须一一具杯盘”。

 

  “青梅煮酒斗时新,天气欲残春。”青梅煮酒在宋代成为一种固定组合。这时的“煮酒”不是温酒的动作,而是酒的名字。唐代孙思邈《千金宝要》中有用“煮酒蜡”热烙治疗龋齿的记载。宋代煮酒已成为常见的酒名,与现在的黄酒类似,秋季稻米成熟后酿制,冬季酒酿好后加热蒸煮以防发酸变质,来年清明至立夏饮用。青梅与煮酒都是春夏的时令鲜品,如姜夔《鹧鸪天》中写“呼煮酒,摘青梅,今年官事莫徘徊”,否则只能是“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了。

 

三国演义剧照(来自网络) 

  青梅煮酒的风俗从宋代延续下来,元末明初罗贯中在《三国演义》就写了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曹操与刘备,“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人对坐,开怀畅饮”,两位大人物仍是以青梅佐煮酒,议论天下谁是英雄。风云际会,群雄逐鹿,旁听的青梅想必也能感受到曹操的张扬与刘备的机智,堪称当世的英雄。

  旁听的青梅不知道的是,自己在帝王心中也是能安邦辅国的“英雄”。清雍正帝曾赐张廷玉一副御书匾额“调梅良弼”,调梅指宰相的职务,商王武丁立傅说为相,希望他治理国家,如调鼎中之味,使之协调,后人常用调梅为宰相职责之喻称。

 

《调梅图》陈洪绶(明代) 

  明代陈洪绶的这幅《调梅图》画的却不是宰辅治国,而是仕女腌渍梅实。画面中有主仆三人,贵妇人端坐在石凳上,两位婢女在火炉旁将梅子一颗颗放入水中。画面整体设色淡雅,后方花觚的造型以及所插的花枝都体现着一种自然和古朴。

  “梅子青,梅子黄,菜肥麦熟养蚕忙。”一年就要过半,辛劳的人们迎来丰收的夏,不妨喝一杯甘冽的梅子酒,再继续出发。

中共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长春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吉ICP备140064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