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廉洁教育  >  勤廉事迹

为了孩子 他在所不惜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09-25

——追记湖南新化县北渡中心小学校长杨建一

  “校长啊,您别走!”“杨校长是个英雄,值得每个人爱戴!”“让我再多看杨校长一眼!”……2013年1月15日,因救学生而与歹徒殊死搏斗的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北渡中心小学校长杨建一(见上图,资料照片)倒下了,倒在了他最心爱的岗位上,年仅59岁。

  人们哭着整理杨校长的遗物。一本日记里,写着这样一句话:“教育是我事业的全部,学生是我生命的全部。为了教育事业,我无怨无悔;为了孩子的成长,我在所不惜。”

  生命中最后200米,他心中只有学生

  2013年1月15日13时50分许,一个原本平静的下午。

  操场上,北渡中心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突然,校门口正对面的围墙上,跳下来一名男子!他穿着碎花棉睡衣,留着长头发,冲着孩子们直奔而来。

  还未及反应,男子已揪住一个男孩,喝问:“你是不是王振宇?王振宇在哪?”男孩吓坏了,本能地一指:“我不是,王振宇在那儿!”没料想,血腥一幕发生了。男子几步上前,死死掐住王振宇的脖子,又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剪刀,朝孩子身上头上猛扎过去。

  “来人啊!来人啊!”女体育老师卿芳大喊。这时,杨建一正在教学楼二楼修理被冻坏的水龙头,他探头一看,大惊失色,撇下东西飞奔而下,几名教师也闻声赶来。

  歹徒见势不好,丢下了血泊中的孩子,夺路而逃。“快送孩子上医院!”杨建一边跑边大喊,脚步一点没停,直追歹徒而去。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这个“从不与人争吵”、年近花甲的文弱书生,似乎没有任何畏惧。

  追出校门口200多米,两人扭打起来,双双从一道小坎上滚落到白菜地里。疯狂的歹徒,挥起剪刀拼命地向杨建一扎去。手无寸铁的杨建一试图抓住歹徒,直到被人们发现血肉模糊地倒在地里,他沾满泥土的拳头还紧握着。

  “校长根本打不过呀!”目击者罗松柏老汉眼圈红了。

  案子很快侦破。凶手27岁,有精神病史,与受伤学生家因宅基地结仇,还曾打断学生奶奶的手。“这么凶残的歹徒,身材比杨校长高大一圈,哪个不怕啊?校长是没想到自身安危,光想着把歹徒制服,别再伤害孩子们了啊……”孩子们哭了,老师们哭了,家长们也哭了。

  孩子辍学,他比家长还着急

  “孩子,你今后是要走上社会的,没有文化怎么干好工作呀?”这句话,杨建一曾经的学生、北渡中学教师杨艳云记了很多年。

  那时家里太穷,杨艳云三姐妹的学费捉襟见肘。有一年,父亲病重,学费实在凑不齐,还上小学的杨艳云心一横:“我是老大,不读算了,省下钱给妹妹们。”她托同学给老师捎了信,不成想,当天下午,杨建一就来了。

  “孩子这么小,不读书怎么行?艳云的学费我先垫着。”杨建一劝家长。杨艳云终于返校了,杨建一高兴地拉着她的手,一直送进教室。就这样,一年又一年,那些不能交齐的学费,杨建一都默默地为她补齐,直到杨艳云读完小学。

  “袁男,女,青山太阳桥人,随大娘居住……”杨建一办公桌上,端端正正地放着这样两本册子,一本登记留守儿童,一本记录贫困生情况,事无巨细。

  在师生眼中,杨校长“慷慨”得很。五年级学生何先凡突发急性阑尾炎,爷爷身上只能摸出100多元,他二话不说,打电话让妻子赶紧筹了1000元;有的老师家因洪水遭了灾,他一捐就是好几百;每月工资只有100多元的年代,他光资助学生刘雪梅姐弟3人,就自掏腰包800多元……从教30多年,杨建一不知资助了多少学生,却从没想过要回垫付的钱。就在2013年,刘雪梅要向老师还钱,可杨建一说什么都不收。没法子,刘雪梅打算买身新衣服给老师过年,可没等穿上,老师已经走了。

  人们知道的是北渡中心小学几乎没有因贫失学的学生,义务教育巩固率达100%,但很少有人知道,杨建一的妻子没有工作,他最好的一件衣裳是别人送的,价值“上百元”;唯一的“奢侈品”,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手表;去县城办事,他不舍得打摩的,宁肯等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

  以校为家,他事无巨细挂在心上

  每天最早来校的,是杨建一;每天最晚离开的,还是杨建一。而且天气越差,他来得越早、走得越晚,即使是节假日,也要两三天就“巡视”学校一遍。为什么?“天气越坏,学生在上学路上就越容易出事。万一老师们也因为天气坏来得迟,学生就没人管了。”杨建一的道理很朴素。

  说是校长,在这所只有6个班的乡村小学里,杨建一还兼“勤杂工”。

  办公室里,除了各种文件材料,就是柜子上层的锤头、钳子、螺丝刀。教学楼漏雨,是他花了两天时间修好的,一个人搭梯子,一担瓦、一担瓦地挑,一片瓦、一片瓦地换;学校电线坏了,他上去修,却不小心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软肋严重挫伤,就一瘸一拐地撑着藤椅上课,一天都没休;至于屋里的桌椅板凳、篮球架上的油漆、校园里的花花草草,几乎无一不被他亲手整修过。“现在农村里一个工最少180块,办公经费本来就一点点,校长能省则省。”学校教师吴卫平看着办公室的门锁心里难受,那锁是杨建一不久前换上的。

  为什么大事小情,事无巨细都挂在心上?因为在杨建一心里,“安全”二字重如泰山。学校有栋危房,杨建一生怕孩子在附近不安全,筹资修了一堵两米高的围墙,将危房隔离在外,墙顶上还有防护玻璃碴儿;学校附近有个小卖部,他时不时要来“检查”一下,提醒老板一定要确保食品安全,别吃坏了孩子们的肚子;办公桌上,还摆着他最后一次签名的《安全事故月报表》,包括校舍安全、交通安全、消防安全、饮食安全、周边治安隐患等10项内容……“杨建一任校长这么多年来,学校没有发生过一起安全事件。”新化县教育局党组成员袁振坤说。

  也许正因如此,突遇歹徒袭击学生,杨建一选择了以命相搏。

  “官不在高,能做事就行;钱不在多,能糊口就行;教育大事,千秋伟业,来不得半点马虎”,读着杨建一的手迹,他神采飞扬的面容仿佛又在眼前:“名利乃过眼云烟,但愿不愧对父老乡亲。”(记者 张 烁)

 
 

中共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长春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吉ICP备140064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