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廉洁教育  >  廉政文苑

雪 清

来源:长春市纪委监察局      发布时间:2017-11-28

  阿黄趴在门口,眼神发亮。身下刚出生几天的小黄们还在酣睡,偶尔有的小黄动一下,阿黄就紧张地哼出了声音。阿黄的窝在院子的东南角,紧挨着的是一个鸡窝,五六只母鸡正在鸡架里叽叽咕咕地叫着。薄薄的雪浮在院子的地砖上,小北风一吹,碎雪花玲珑的身子翩然起舞。

  雪清正在临窗的桌子旁包饺子。今天是冬至,雪清说要吃驴肉馅的饺子。妻子兰草一早起来就剁馅儿和面地忙活,雪清在一旁打下手,切个葱花,递个酱油……看着一个个皮薄馅大的饺子像士兵一样整齐排列着,两个人相视一笑。

  “以后你就不忙了,有空陪我了吧?”兰草一边擀饺子皮一边问。

  “嗯。退下来就不忙了,天天陪你。咱这房子还是爷爷留下的,这回得好好修缮一下,以后我就在这颐养天年了。”雪清看看兰草,“这些年,难为你了。”

  兰草抿起嘴角,看了雪清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手里的活。

  吃过饭,雪清把院子里的雪打扫干净,喂了阿黄,放出吵个不停的母鸡们,然后背着手走出了家门。沿着村里的主道向东走,雪清想看看五保户刘瞎子。刘瞎子是自己扶贫的对接户,每年冬至都给刘瞎子送米送油。自己退下来两个月了,还不知道有没有人继续对接刘瞎子家。推开刘瞎子家的大门,“刘老哥哥,冬至吃没吃饺子呀?”刘瞎子眼瞎耳不聋,“哎哟,这是雪局长来了吧?快点进屋,今天冷。”雪清掀开门帘子,走进了屋子。屋子里很冷,并没有起火的样子。

  “雪局长,你这……都退下来了,还来看我。村子里住的还行吧?”刘瞎子问。

  “行。咋不行。一直想在咱村子生活,这回如愿了。”雪清说,“看看都缺啥?我一会和兰草回市里给你买回来。”

  “往年这时候你都来村里看我,又拿米又拿面,还给我钱。今年我看是不行了,没人来……”刘瞎子空洞的眼神扫过雪清的眼睛。“不能,兴许一会儿就来了。”雪清拿出电话拨了出去,“小谢呀,今年咱局里对接户有我们村的刘叔吧?啊?没有!不能吧?你再问问。”

  “你说啥,雪局长?”刘瞎子问。

  “没事没事。以后没人管你,我还管。”雪清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放在炕上,“钱给你放炕上,爱吃啥买啥。”雪清在屋里转个圈,记下刘瞎子短缺的东西,“以后别再叫我雪局长了,我退了就不是什么局长了。”

  出了刘瞎子家,雪清绕着村子逛了一圈。当年自己从这里走出去,工作二十多年,兢兢业业坐上了副局长的位子,别无所求,就想着为老百姓办点事儿。他掏出一根烟,迎着小北风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村庄。年轻人都去了城里,闲置出许多房子。也好,自己退下后来这里和当年几个发小一起生活,把村子里的土地集中到一起,当个庄稼汉也是别有一番乐趣。远处的田野漫卷着细碎的雪花,就像一层银白色的雾时隐时现。

  天空空得只剩下冰蓝。吸完最后一口烟,他开始往家走。远远地看见村口开来一辆车,车上下来人,给刘瞎子往屋里抬米面油。

  虽然是冬日,雪清心里却瞬间一暖,心境无比宽慰。(张翠云)

中共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长春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吉ICP备140064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