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廉洁教育  >  廉政文苑

立世当守法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4-25

  在中国重农轻商的漫长封建历史中,胡雪岩也完全称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他的传奇如流星般耀眼,也如流星般短暂,留给后人十分深刻的历史教训。

  1861年,浙江巡抚左宗棠军饷无着,一筹莫展,胡雪岩无偿赠送左军20万石大米,解了燃眉之急,得到左宗棠信任。自此,从西北平叛到收复新疆再到洋务运动,胡都俨然左之财政兼后勤部长,为其提供了及时而强有力的财政支持。左宗棠在奏折中向朝廷称赞胡雪岩“实属深明大义不可多得之员。”使胡雪岩迅速崛起。

  背靠大树好乘凉,奈何大树倒他乡。1885年9月,左宗棠在福建福州病故,两个月后胡雪岩随之忧愤而终。

  胡雪岩的悲剧在于他对左宗棠的人身攀附看似十分牢靠,实则非常脆弱。因为左宗棠根本没有把胡当作具有人身依附关系的部属,有三点为证。一是左宗棠对曾经的部属如新疆巡抚刘锦棠、山东巡抚张曜、陕西巡抚刘典等均管束甚严,这些人也均以清廉官声名世,但对大发国难财的胡雪岩却听之任之,不加申饬;二是左宗棠自始至终不从胡雪岩处获取私利,左的书信中就有退回胡所送“金座珊瑚顶并大参”等贵重礼品的记载,左留下的遗产为区区4000两,是李鸿章遗产的万分之一。同时左宗棠对胡雪岩的奢靡生活并不加规劝,他在家信叮嘱儿子左孝威,对胡雪岩“广置妾媵”等情状,自己知道即可,“不宜向人多言,致惹议论。”三是当清廷下旨催促左宗棠查清胡雪岩犯案事实时,左迅即派人查封了胡在杭州的当铺、商号并第一时间奏报朝廷。

  胡雪岩由白手起家到富甲一方,生意手腕自有其高明之处,其最后的败亡固然有官场的外部原因,但胡雪岩自身对财富不可遏制的贪欲是最为关键的内部原因。

  1883年,本已掌握中国生丝绝大多数货源的胡雪岩财迷心窍,决定倾其全部财力囤积居奇,企图垄断生丝的出口贸易,此举给对手盛宣怀以可乘之机,在胡囤丝欲抛时,盛唆使客户故意不买,使其库存日多,资金趋紧。加之当时国内生丝严重减产,意大利生丝却大获丰收,胡雪岩一下亏损400万两。年关将近,胡雪岩因囤丝导致资金严重短缺,生丝销不动又使钱庄因缺乏流动资金而被挤兑,致使其经营的生丝铺、公济典当、胡庆余堂等纷纷关张。

  胡雪岩有两句传世名言:一句是“做天下人的生意”;另一句是“八个坛子七个盖,盖来盖去不穿帮,就是会做生意。”这两句话被当作胡雪岩经商的成功之道而广为传诵,但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这也是胡雪岩留给后世的重要教训之一,那就是经商创业切不可贪,天下人的生意可以做,但不可做尽;八个坛子七个盖,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在胡雪岩鼎盛时期,几乎什么生意都做,钱行、典当、军火、丝业、药堂、房地产……无一不留下胡雪岩的印记,大有“网罗天下财富尽入我囊中”之势,殊不知摊子铺得太大,便会有尾大不掉之害;胃口调得太高,便会有贪心不足蛇吞象之虞。

  还有就是胡雪岩损公肥私。据统计,从光绪元年到光绪六年,清廷拨解到左宗棠大营的经费约6018.3万两,主要来源是各省及海关之协饷,约为3400万两。除去官家所拨款项,数额居第二的,就来自胡雪岩向外商银行的借款。六年间胡雪岩为左宗棠所借款项达1710万两,在左宗棠所收经费中占28.4%。因地方官协饷拖延迟解乃家常便饭,而胡雪岩所借银两往往在十万火急时起到雪中送炭之效,故左宗棠激动时常称胡为“仁兄大人”。

  但是,胡雪岩所借款项利息过高则有目共睹,并且落下损公肥私、中饱私囊之口实。同治十三年(1874年)沈葆桢所借洋款年息为八厘,而胡雪岩所借洋款年息一分五厘,差不多是沈葆桢所借的两倍。曾纪泽在《使西日记》中对此予以严词谴责:“葛德立(驻英使馆的当地雇员,曾任中国总税务司赫德秘书)言及胡雪岩之代借洋款,洋人得息八厘,而胡道(时胡为布职使衔在籍候补道)报一分五厘。奸商谋利,病民蠹国,虽籍没其资财,科以汉奸之罪,殆不为枉,而复委任之,良可慨已!”曾纪泽直言胡雪岩从贷款中吃差价,简直是“奸商谋利,病民蠹国”的汉奸。左宗棠本人亦觉“利息未免过重”,尤其是让汇丰银行这样的洋商赚去了,“旁人亦为眼热矣”。朝廷对胡之高息贷款虽“不得不准照办理”,但因利息太高而严令左宗棠今后不得动辄借用商款。这一把柄终于被李鸿章抓住向朝廷告发,以致慈禧震怒,下令严查不怠。

  史载胡雪岩发迹后“大起园林,纵情声色,起居豪奢,过于王侯,骄奢淫逸,大改本性”,教训极为深刻。一为豪奢无匹:据《胡雪岩外传》记载,其杭州府邸被誉为“江南第一豪宅”,以文石为墙、滇铜为砌,部分墙壁竟由细瓷碗捣成的细瓷砂涂抹而成,据说千年不朽。其园林亦巧夺天工、楼阁玲珑、云屏绘锦、绿暗瑶香。当时《申报》载,外国官员到杭州只愿住在胡府而不愿住官方迎宾馆。二为排场浩大:据载,胡雪岩生活穷奢极侈,起居出行,富丽堂皇,前呼后拥。母亲过寿,竟然连续七天设丰盛寿宴,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三为纵情声色:《胡光墉传》说他“姬妾成群,筑十三楼以贮之”。汪康年在《庄谐选录》中说“杭人胡某,富垺封君,为近今数十年所罕见。而荒淫奢侈,迹迥寻常所有,后卒以是致败。”

  最终,胡雪岩的数千万两白银、数万亩田地、顶戴花翎、黄袍马褂,瞬间烟消云散,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教训,至今流传在杭城古道中。(左文)

中共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长春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吉ICP备14006482号